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鎂光燈下的指數供應商(第2部分)

一些建議:指數建構的決定;企業治理標準;國家關係

John Rekenthaler 27/02/20

我們繼續探討鎂光燈如何聚焦在指數供應商。

編纂指數背後

第1部分提及過的論文指出,指數成份股因為指數供應商決定會有不同程度影響,有時它們會屈服。例如聯合利華(Unilever)放棄了在阿姆斯特丹整合總部的計劃,因為這樣做會導致其股票在富時100指數中移除。這完全本末倒置,亦令遷移總部可能帶來的好處無法展現出來(雖然我們很難知道結果)。

有時候,成份股公司則不會溫馴地屈從,而是會施加壓力予指數供應商,讓它們改變主意。譬如論文提到中國官員會和評級機構爭辯他們國家的股票該如何受對待。正如論文作者們所指出,縱然中國限制境外投資者的股票擁有權,MSCI和富時羅素仍然決定將中國A股納入它們的主要新興市場指數,並非「技術上的操作,而是高度政治化的過程。」

指數成份股並非唯一的說客。作者們也引據了來自主要指數型基金公司:領航、貝萊德和道富集團的影響。這些公司有從營運,行銷到推廣的諸多原因,偏好某些指數的編製方法。究竟指數供應商的最大客戶在多大程度上塑造了指數供應商提供的產品?而它們又在多大程度上應該這樣做?

作者們認為指數供應商作為「守門員」,在談判中理應佔上風—《金融時報》關於此論文的報導中也持同樣意見:「指數供應商正悄悄地建立巨大權力。」這也許正確,但亦不應小看其他持份者帶來的影響。無論如何,結果都是一樣:指數供應商,聯同它們的指數成份股及客戶「影響投資決定和企業治理常態。」

進一步研究

作者們頗恰當地沒有提出建議去如何作出改變。畢竟,誰能說在指數供應商取得權力前,全球資本配置的過程從前是更好?比起提出改變,論文總結出三項研究主題建議:

1)指數建構的決定

在決策房中發生了甚麼?作者們希望知道更多指數供應商如何衡量各方利益,以及指數供應商決定有多大程度反映競爭擔憂,而非純粹投資議題。他們提出一個「廣泛以訪問為基礎的研究」來回答這些問題。

2)企業治理標準

指數供應商被視為企業治理的「標準設定者」。它們是改變的領袖,還是改變的跟隨者,抑或是兩者之間呢?有沒有一間公司(作者們提出或許是MSCI)制定規則,而其他指數供應商傾向跟隨?針對分析每間公司的指數編製方法如何隨時間改變,有助解答這種問題。

3)國家關係

指數供應商就不同市場對待投資者的各項議題,例如參與渠道,財務報告等的處理,會影響國家如何規管它們的金融市場,尤其是新興市場。作者們認為綜合量化研究和「對個別國家進行訪問為基礎的個案研究」可幫助理解指數供應商的角色。

這些是具建設性,而且明智的建議。合適的機構(全球監管機構?)採納這些建議將會很有用。

作者簡介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John Rekenthaler 1988 年研究基金市場,現時為Morningstar 的研究部成員以及Morningstar.com的專欄作者。Rekenthaler 強調其專欄內容純屬個人觀點,不代表Morningstar 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