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2015最佳基金專題- 最佳環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 MFS全盛基金- 新興市場債券基金A2

MFS債券基金團隊詳述其得獎基金研究團隊結構、各種風險如何影響其投資決策,以及過去一年的主要投資組合變化等。

Nelly Poon 15/05/15

Morningstar最佳基金獎的得獎者,是Morningstar視為在同類基金中於當年度及長期為投資者提供最高價值的基金。MFS債券基金團隊詳述其得獎基金研究團隊結構、各種風險如何影響其投資決策,以及過去一年的主要投資組合變化等。

Morningstar 最佳環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 - MFS全盛基金 - 新興市場債券基金A2

基金資料
成立日期:2002 年10月01日
Morningstar星號評級(截至2015-04-30):
總資產淨值(百萬,截至2015-03-31): 3,743.16 美元
基金經理:Matthew W. Ryan, Ward Brown
基金經理開始日期:1998年8月1日及2008年4月1日

M: Morningstar   MFS: MFS 債券基金團隊
(基金團隊以英文回覆問卷,以下中文版本為撮要譯本。如中、英文兩個版本有任何抵觸或不相符之處,應以英文版本為準。)

M: 您可否指出您們在2014年對投資組合作出的任何重大變動?是否有任何特定持股推動基金去年的表現?

MFS: 我們2014年的投資組合策略的特徵在於五個一般主題: 

1. 我們減持高收益、高貝他值而信貸準則惡化的國家,例如委內瑞拉、烏克蘭、阿根廷及巴基斯坦。
2. 相反,我們增持基本因素正在改善或有所穩定的國家,例如多明尼加、印尼及印度。
3. 我們維持頗高的企業債券投資,尤其是投資級別國家,例如墨西哥、秘魯及智利。我們估計這些國家及其他國家的精選企業機會之風險回報,相比國家特定風險增加及/或容易受到油價下跌影響挑戰的多隻主權債券更加吸引,例如巴西、俄羅斯、烏克蘭、委內瑞拉及阿根廷。
4. 我們減持若干投資級別主權債券,原因是估計其債券息差過窄(或過闊)。
5. 我們保持新興市場貨幣的偏低投資。美元主題以及多個新興市場國家的收支平衡狀況更具挑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商品價格疲弱及貿易條件減少),並不支持新興市場貨幣的基本組合。

我們的策略2014年表現比其他同業出色,A2美元股份類別按資產淨值年底列入晨星同業組別EAA OE全球新興市場債券的首30個百分位。然而,我們的表現跑輸基準指數,主因是減持各項投資級別主權債券(我們認為定位應造好投資組合,因為聯儲局即將開始加息週期,而且美國國庫券收息率相應擴闊)。

本基金相對減持指數內收益高而質素低的債券,整體來說為基金的相對表現帶來重大貢獻。由於烏克蘭相關制裁風險以及油價下跌的影響,投資組合減持俄羅斯,而這項決定增加了相對回報。由於憂慮違約風險上升,我們從投資組合剔除烏克蘭。此外,投資組合減持委內瑞拉,亦為下半年的相對表現帶來重大貢獻,因為該國已經無法維持的政策在油價下滑期間更加明顯。

然而,減持基本因素惡化的主權債券這個主題並非完全成功。事實上,儘管經重組的紐約法律債券違約,宏觀經濟基本因素惡化,我們減持阿根廷,結果卻拖累了相對表現。

增持信貸基本因素正在改善或穩定的主權債券的決定,大致為相對表現帶來貢獻。此外,增持匈牙利、多明尼加、秘魯及冰島等國,為2014年的相對表現帶來貢獻。

本基金的企業債券投資一般在年內最後一個季度增加了價值,油價加快下跌引致石油相關公司表現急劇下跌。我們在石油相關債券的企業持倉適中,但表現遜色。儘管我們認為我們的持倉能免受油價下跌的影響,但這些債券的表現仍然受創。

美國國庫券出乎意料地強勁上升(這是受到全球通縮及歐洲央行宣佈量化寬鬆計劃觸發的買入需求所支持)削弱了減持若干低息差投資級別主權債券的策略,因為這些債券受惠於利好的全球息率環境。

最後,本基金2014年於新興市場貨幣的偏低投資,稍為拖累整體表現。我們對於貨幣投資仍然審慎。儘管我們認為有些新興市場貨幣2015年相對美元可帶來良好價值,但新興市場貨幣的整體環境或許相當艱難。

 

M: 您們預測2015年經濟前景怎樣,尤其是您們覆蓋的市場?您們如何定位以把握機會及/或減低潛在風險?

MFS:我們認為,多種不同觀點可能成為投資新興市場債券的環球背景的特徵,以致難以對該資產類別前景建立非常看好的意見。反而,我們認為環球宏觀經濟和金融背景以及各國的信用可靠性分歧,將導致截然不同的表現結果。超卓的國家及證券選擇可能對產生阿爾法回報實屬必要。

從基本因素角度去看,我們發現各國之間存在顯著差異,而我們預期該等差異將產生不同表現,因為市場回饋基本因素穩定至正在改善的國家及公司(例如墨西哥、印尼及多明尼加),而不利於基本因素惡化的國家及公司(委內瑞拉、俄羅斯、烏克蘭及巴西)。我們已嘗試增持基本因素穩定至正在改善的國家,而減持基本因素惡化的國家。

就多元化意念而言,值得注意的是多個新興市場經濟體(最明顯的是金磚四國)現正進行重新調整。內在及外圍宏觀失衡需要適應增長、通脹、商品價格和環球貿易統統下跌的全球新現況。儘管全球流動性擴大為該資產類別提供技術支持,亦可能透過為流動賬赤字提供資金放緩重新調整的步伐。概括地說,在確認充滿挑戰的宏觀情況下,我們一直減持金磚四國。

我們相信全球環境及新興市場的特定發展,可為該資產類別同時帶來挑戰及機會。我們將繼續使用我們的研究密集取向,以識別基本因素與估值的分歧,結果將會是對2015年該資產類別提供的各種廣泛機會採取非常審慎的部署。

 

M: 您可否評論一下全球經濟目前面對的宏觀風險,包括美國可能加息、歐元區及日本的量化寬鬆計劃,以及新興市場面對的增長阻力?這些風險對您們的投資決定有什麼影響?  

MFS:  誠如上文所述,我們認為多種不同觀點可能成為投資新興市場債券的環球背景的特徵。我們會在下文評論主要宏觀風險,以及它們對全球局勢和新興市場債券資產類別造成的影響。

• 我們繼續預期全球增長步伐溫和,雖然週期可能難以被定論為全球同步。預期美國將成為領導者,最少相對於其潛力而言如是。我們發現歐洲及日本存在一些令人鼓舞的增長改善跡象,但有些新興經濟體卻接近衰退甚至已經萎縮,例如巴西、俄羅斯、委內瑞拉及烏克蘭。我們認為,全球經濟擴張,為冒險投資於新興市場債券提供廣泛利好環境。

• 我們亦相信全球通脹將保持溫和。我們認為,全球經濟可能處於為時多年回歸通脹目標的過程之中。

• 我們預期商品價格將保持疲軟。基本因素充滿挑戰,令我們對於油價在短期內持續復甦的前景抱持審慎態度。直至下半年,才可能開始出現供應因為價格下滑而有所反應的重要證據,而供求錯配亦有可能在2015年之後持續。我們期望這項動態將繼續導致新興市場發行商出現分歧,淨石油出口商受創(有些情況更加嚴重,視乎財政緩衝、儲備水平及政策調整而定),而淨石油進口商則能受惠。

• 美元走強仍是新興市場貨幣的主題。誠如上文提到,美國經濟似乎可能表現相當不俗,結果造成的美國貨幣政策緊縮偏好預期仍是貨幣市場的強美元主題。儘管如此,大量的美元長倉意味著將出現停頓或調整。然而,我們預期利好美元因素的一般趨勢將會持續,令我們對於來年新興市場外匯升值的前景多加謹慎。

• 隨著增長放緩,通脹低企,無論聯儲局即將首次加息所帶動的美國升勢,或因歐洲央行展開資產購買計劃而造成的歐洲跌勢,我們都預期全球息率將相對沉寂。兩家央行的政策分歧可能被視為「拉鋸戰」,結果或許導致全球流動資金增加。這種環境可能仍然利好新興市場利率。

• 我們留意到2015年環球事件風險 有多個潛在來源,當中最明顯的可能是歐元區的政治風險。新希臘政府的風格及反緊縮政策取向,正在提高「希臘脫歐」的風險。此外,其他歐盟國家的選舉週期造成更多干擾的威脅(例如西班牙的左派政黨Podemos)。我們仍然關注中國經濟尚未解決的硬著陸或軟著陸問題。數據一直偏軟,預測已經下調,似乎增長逐步放緩的勢頭可能持續。然而,中國經濟槓桿率高企,由此可見調整幅度急劇的一些風險可能會因為貿易減少及商品需求下滑而打擊到全球經濟。其他地緣政治「熱點」,例如俄羅斯/烏克蘭、伊斯蘭國/黎凡特、伊朗/以色列核問題,以及南中國海的緊張局勢,將可能繼續構成地方風險,而升級威脅不容忽視。

• 我們仍然相當看好2015年的風險環境 。美國經濟仍然處於趨勢線上,而歐洲則看來已經重新站穩陣腳。油價下跌對全球增長來說應是一個淨利好因素,而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計劃應能支持投資者的追捧風險行為。

 

M: 您們的投資團隊架構如何?投資團隊或架構去年有沒有變化?您預期會出現任何變化嗎?您是否預期不久將來會有新成員加入團隊?

MFS: MFS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組合的意念產生是一個高度協作的過程,我們期望團隊中的每位成員都對產生阿爾法回報作出貢獻。

投資組合經理Matthew Ryan及Ward Brown負責從團隊的努力作出最終投資決定。他們與主權分析員Erik Weisman、Neeraj Arora和Kjetil Birkeland、新興市場債券交易員Patrick Mead和Matthew Ruscitto,以及貨幣交易員Tim Albrecht 和Bryan Hughes通力合作,研究投資組合定位,討論市場趨勢。 投資組合經理亦倚賴MFS的其他定息產品投資組合經理及定息產品信貸分析員。我們的定量分析員團隊負責支援模型發展及風險管理。

團隊還獲得機構性投資組合經理Rob Hall及投資產品專家Michael Adams的支援。

近年來,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範疇已經擴大,變得更加多元化。為了繼續確保覆蓋範疇廣闊,MFS已經增加主權及企業分析資源。2014年,主權分析員Kjetil Birkeland加入團隊。MFS亦為部門加入兩名企業分析員,讓其他分析員團隊成員加倍專注於新興市場企業債券。我們將繼續適當地監察新興市場債券市場及員工的發展規模,以確保分析覆蓋範圍能夠保持深入。

 

M:您認為投資團隊或投資過程有什麼地方可以改善嗎?

MFS: MFS不斷努力改善我們環球研究平台的闊度和深度。近年來,我們特別著重擴大企業、新興市場主權及量化研究分析員資源。我們亦安排分析員加入我們位於波士頓、多倫多及倫敦等地的環球研究平台。隨著全球定息產品市場演變,我們將繼續擴大團隊。 

決策方面,我們相信我們的投資過程相當穩健。然而,我們正持續檢討投資決策及表現的效力,注意加強過程的機會。例如投資組合管理及量化團隊一直合作無間,以發展我們的地方貨幣過程,加強證券挑選及風險管理。這同時改善了我們客戶和股東的表現。

 

你可按閱其他最佳基金專題。

作者簡介 Nelly Poon

Nelly Poon  

Nelly Poon為Morningstar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