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Bogle:最新的投資趨勢不過就是——趨勢

Vanguard創辦人John Bogle論策略性啤打、另類投資和主題狹窄的指數基金。

Christine Benz 13/11/14

Benz我們從基金產品推出及投資者買賣取向中看到一些大趨勢,我想了解你對這些趨勢的看法。策略性啤打或聰明啤打顯然是近期業界的熱門話題,你如何看此現象?

Bogle首先,「聰明啤打」是魔鬼語言。我記得Bill Sharpe好像是第一個說聰明啤打是愚蠢的人;我認為他是對的。這不過是一個營銷的噱頭,一個簡單的標籤。我們都希望可以聰明,不是嗎?然而這不過是一種金融行業銷售多年的概念:為你帶來更高回報的管理方法。而除了聲稱自己能比其他產品做得更好,我看不出聰明啤打還有甚麼特別之處。投資者可以通過ETF涉足到大部份這些產品,因為到今天為止,ETF是進入基金市場的最簡單方法。因此,如果有任何人能向你解釋聰明啤打的特別之處,你在拒絕前可以先聽聽。

Benz你認為投資者可以合理地傾斜自己的投資組合嗎?譬如有不少數據顯示長遠來說小型價值型股票會跑贏得大市。

Bogle這大概不會傷害投資者。但是,如果你回顧到遠至20年代的數據——當然,你可以懷疑數據的準確性——當年曾有長達約20年的時間,大型股票的表現勝於小型股票,而增長型股票的表現勝於價值型股票。從更長遠來看,這是對的,如果你相信數據,價值型股票的表現的確比增長型股票的表現好,而小型股票亦比大型股票的表現好。

但我傾向相信,亦希望這現象能被證實——而我認為市場在某程度上已視此為事實——當這現象被視為事實,投資者的需求就會抬高價值型股票的價格,而增長型股票的價格會下跌,直到它們達至一個平衡點,令兩者的未來回報達至相同。

因此,首先我懷疑數據的可信性;其次,我懷疑把往事用作預測未來的準確性。因此,我不認為投資者需要這樣做。做也不會帶來可怕的後果。最根本的一點:這是同樣的股票;只是權重不同。這些都是標普500指數的股票,例如Jeremy Siegel(WisdomTree的投資顧問)所說的股息概念。傾斜於某類型股票並沒有錯。但我情願押注於整體市場以保障我的回報,多於押注於這兩個基金:RAFI 1000基金,或是WisdomTree Dividend(DTN)的基金。我也希望他們會比整體市場做得更好——因為它的表現可能會更好或更壞。但我會選擇中間的路(整體市場的回報),因為這比較便宜。從長遠來看,我相信這樣做的回報會好得多。

Benz另類投資又如何?我們在過去幾年看到這類投資有強勁的資金流入。你認為這類投資適合大部份散戶投資者嗎?

Bogle當中的問題是,首先,另類投資包括一大堆各式各樣的投資。我就談簡單那一類:商品與黃金——黃金只是其中一種商品。當你買入黃金時,黃金並沒有內在價值。股票有股息收益率和盈利增長。債券有息票。黃金和商品甚麼都沒有。唯一支持商品價值的,就是當你買入該商品時想著「我相信將來可以用高於這個水平的價格將商品售予另一人。」這就是投機的定義。

所以,不適合。至於對沖基金,我認為它們已得到一定的報應。無論它們是好還是壞......問題是很少對沖基金真的有做對沖——人們應該明白的——也就是說,完全市場中性,一半長倉一半短倉。這是最初的概念,結果他們卻專注於投機策略,作極短綫的交易。他們認為自己正在協助價格發現,也許如是。

但是,隨著愈來愈多人加入這遊戲,市場亦會愈來愈有效,令跑贏大市愈來愈困難。還有相關的大型營銷事宜。最重要的是,對沖基金和私募股權同樣有巨大的選擇溢價。市場有數以千計的對沖基金。你如何選擇?如果你說,「好吧,我要買一隻對沖組合基金(hedge fund of funds)。」那你就要付出額外100點子的費用,而這註定不是好事。短期的話也許沒有問題;但是從長遠來看,這肯定是行不通的。因為費用太高的基金很難為你帶來市場回報。沒有任何策略或基金管理團隊是長勝將軍。所以我認為這是不值得冒的風險。偏偏,美國聯邦政府似乎卻在逐步放寬人們參與對沖基金或對沖基金刊登廣告的監管。

所以我選擇中間的路,是捕捉債券的回報,捕捉債券息票的回報,捕捉股票的股息收益率和盈利增長,然後忘掉它,直到退休為止。

Benz指數是另一個廣受投資者歡迎以及有大量產品推出的領域。現在似乎有許多投資者偏好指數產品多於主動管理產品。你如何看這種趨勢?我知道你從許多年前已開始提出類似的說法。不過,我想你針對那些主題較為狹窄的指數基金去談。

Bogle市場上的確有一批奇怪的指數基金,大部份屬於ETF領域。那些旨在提供相等於標普500指數三倍槓桿的基金是非常荒謬的,不論你看好市場與否。這些產品留給瘋子做就好了。然後,產品覆蓋的範圍愈來愈狹窄——例如在ETF熱潮的開始時出現了以雲端計算為主題的產品。還有叫做「新興癌症」的(emerging cancer)——

Benz我記得。

Bogle——我覺得那是非常不祥的名字。這類ETF的周轉率非常高。多年前我在一個演講中問道:「為甚麼當主動管理型基金變得愈來愈似指數基金的同時,指數基金卻愈來愈似主動管理型基金?」所以,不少人的投資顧問都會頻繁地交易ETF(或投資者自己會這樣做),我認為這是造成損失的原因之一。

現時此類業務的發展非常蓬勃,但如果你將此與傳統基金行業比較,這在某程度上是種假業務,因為這些ETF有超過50%至70%,SPDR那些ETF的比例甚至更高,都是由金融機構所持有的。他們在交易,他們會進行長倉和短倉。他們在投機。如我剛才所說,一個1,600億美元的基金,5日的成交金額水平高達是1,600億美元是難以接受的。如果你看一下目前市場上最活躍的基金:至少85%的成交量來自ETF,那隻NASDAQ Cube [QQQ] ETF、中小型ETF、新興市場ETF,當然,還有標普500指數。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些ETF對於這個行業並不重要。這並不是普通家庭應用以打造退休財富的基金工具。

BenzJack,感謝你來到。我們很榮幸能聽到你對各個投資題目的見解。

Bogle謝謝。這是有趣的討論。

 

作者簡介 Christine Benz

Christine Benz  

Christine BenzMorningstar個人理財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