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20年過去,亞洲ETF產品種類仍有許多空白需填補

截至2018年9月,亞太ETF僅佔美國ETF市場3.7萬億美元總資產值的14%。

Jackie Choy 27/12/18

本文原於2018年10月31日在 Ignites Asia 的 Opinion 欄目中發表。

零散且多樣化發展中的市場
1993年首隻ETF在美國面世後不久,亞洲ETF市場便開展了它的旅程。亞洲的首隻ETF於1995年在日本推出。香港於1999年加入。在過去的20多年裏,更多亞洲市場相繼加入ETF行列,亞太ETF市場的資產已增長到超過5000億美元。雖然這是一個巨大的數目,但截至2018年9月,亞太ETF僅佔美國ETF市場3.7萬億美元總資產值的14%。

圖1︰亞太區ETF市場

ETF在亞洲發展的路途相當不平均。這主要歸因於其零散的特性。不同的人口分布、法規等形成了不同的ETF市場 — 每個市場都處於不同的發展水平。例如,日本ETF市場是日本央行量化寬鬆政策的受益者。截至2018年69月,日本央行持有價值21.7萬億日圓的ETF(根據日本央行公布的數據,或1906億美元),佔日本ETF總資產值約58%。台灣ETF市場於2014年開始推出槓桿/反向ETF,從那時起,當地ETF供應商推出了47隻槓桿/反向ETF。隨著固定收益ETF和其他渉足其他股票類別的ETF相繼推出,台灣上市的ETF總數由2014年初的21隻增至2018年9月的137隻。另一邊廂,越南ETF市場的發展則斯人獨憔悴,其首隻也是唯一一隻ETF於2014年推出。

一個常見問題
我們經常被問及的一個問題是︰亞洲ETF缺少了哪些產品?這問題沒有直截了當的答案,主要取決於我們討論的是哪類型投資者。例如,許多機構投資者可以接觸到在其他市場上市的ETF,因此他們的選擇不限於本地,還可以從美國、歐洲和其他市場中選擇ETF—產品類別林羅滿目。至於本地投資者,為方便買賣或由於監管原因,投資者則可能限於買入當地上市的ETF。僅能從當地ETF中選擇產品的亞洲投資者就面臨最大挑戰。因此,我們將從他們的角度來探討這個問題,看看當地交易所的產品供應情況。

在本文的餘下部分,我們將仔細研究四個市場:香港、新加坡、台灣和韓國。前兩者是亞太地區的主要基金管理中心;後兩者是亞洲區內快速增長的ETF市場。我們將透過當地投資者的角度來察看當地的ETF市場,試圖利用當地產品來建構一個多元化投資組合。

讓我們嘗試建構一個投資組合
在建立投資組合時,投資者通常先決定想要渉足哪些資產類別,然後把資金適當地配置在不同類別。於是,他們通常會在每個資產類別中挑選最符合自己需求的產品。圖2顯示要建構一個全球多元化投資組合所包含的廣泛資產類別,以及四個市場中涵蓋這些資產類別的ETF數目。

圖2︰不同資產類別的ETF數目

如圖2所示,有些產品類別並沒有產品,而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市場中,廣泛市場固定收益ETF的選擇很少。

然而,圖2僅告訴我們供應情況。為了使選擇更加穩健,我們於圖3加入一項限制— 資產門檻逾1億美元。這是基金選擇者的通用標準。至於是否1億美元是否合理的門檻也可再另作討論。然而,資產值小的ETF亦存在一些危險訊號。小型基金面臨關閉風險(較小的基金很容易被發行商關閉)和高運營成本(大型基金透過規模經濟有助降低總體成本)。加入此限制的結果是可選擇的ETF數量大大減少。在許多情況下,因為此限制而令人無法使用本地ETF來建構一個全面的投資組合。例如,香港只剩下6隻ETF涵蓋4個資產類別;台灣只有2個債券資產類別;韓國則因為大多數資產超逾1億美元的ETF皆追蹤韓國股票指數,令其在列表中顯得空白。新加坡的投資者似乎有更大機會在這限制中建立投資組合,其超越這門檻的ETF涵蓋了所有大型股票資產類別。雖然如此,當地仍缺少廣泛市場固定收益ETF。

圖3︰不同資產類別的ETF數目(基金規模>1億美元)

產品只是其中一個缺失部分
在限制基金規模的條件下,利用當地上市的ETF建立全球多元化投資組合的做法,揭示了亞洲ETF市場的兩個主要缺失:(1)缺乏廣泛市場固定收益ETF;(2)大多數ETF仍處於小規模。然而,在我們看來,區內有待發展的地方還包括以下部分:

● 投資者教育 — 有趣的是,投資者通常不熟悉ETF以及在投資組合中使用它們的利弊。投資者教育還應擴展到退休計劃的概念和實施。在亞洲,考慮到實物資產的收益率和升值潛力,房地產是退休計劃中常見資產類別。在退休計劃裏更廣泛地使用非房地產資產有助促進ETF市場增長。

● 分銷渠道 — 在許多亞洲市場,包括香港和新加坡,銀行是基金產品的主要分銷渠道。在這個渠道中,主要的諮詢模式是以佣金型式收取的。這不利於促進低成本的ETF發展,因為買賣ETF的佣金僅在股票交易的水平,與銷售主動型基金的豐厚佣金相比,ETF顯得相形見絀。

● 規模 - 亞洲市場的零散程度限制了基金行業的潛在規模,而法規和監管也限制了市場上的產品供應。容許ETF在更廣泛的國家網絡之間交易,有助增加ETF市場規模,同時令ETF更容易實現規模經濟,基金管理費下降,最終可令投資者得益。

隨著亞洲資產管理行業的發展和該地區投資者日益成熟,我們希望看到ETF產品類別的空白得以填補,允許投資者利用ETF來建構全球多元化、低成本的投資組合。

作者簡介 Jackie Choy

Jackie Choy  

Jackie Choy為晨星的亞洲交易所買賣基金研究總監,負責管理香港、新加坡及台灣等亞洲地區的ETF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