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我從Morningstar ETF會議得到的3個重要信息(第二部分)

收窄基金回報與投資者回報的差距;70是新的65

Ben Johnson, CFA 03/12/15

在本文的第一部份,我談及從Morningstar ETF會議得到的第一個信息。現在我會分享餘下兩個。

收窄基金回報與投資者回報的差距
Research Affiliates的Jason Hsu在第二天的ETF會議介紹他在今年較早前發表的《Woe Betide the Value Investor》1(價值投資者的不幸)研究。此研究與Morningstar FundInvestor編輯Russ Kinnel每年發佈的《Mind the Gap》2(留心差距)調查異曲同工。具體來說,Hsu的研究發現基金產生的回報率(時間加權回報)與基金投資者所獲得的回報率(現金流加權回報)之間有顯著差異。以價值主導的基金為例,Hsu發現由1991年至2013年間,每年的有關差距約為1.31%。我的詮釋是,作為一個群體,價值投資者並不那麼善於進行價值投資。

這現象的背後原因是甚麼?Hsu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風格溢價(價值、動量、規模等)的自然週期性。這些風格會隨時間得寵和失寵。Hsu相信投資者的資金流向可以解釋這種週期性。他概述了三個步驟:「強勁的風格回報吸引追逐表現的資金,短期的資金流進一步推高價格,形成自我實現的預言。追逐表現的資金導致風格溢價變為負值。」Hsu接著指出美國的低波幅股票已接近週期的高峰,目前它們相對於羅素1000指數的估值已處於歷史高位。

Hsu的研究又一次說明投資者往往是自己的最大敵人。他的研究甚至斷定價值投資者整體來說無法掌握價值溢價,而他們的集體不良行為亦導致他們成為主動式回報(alpha)的淨提供者。此等現象不只在價值型基金出現。這種追逐表現的行為在各種基金類別亦有發生。

在Hsu的演說後,我問他是否有辦法收窄基金回報與投資者回報的差距?他並不樂觀——尤其是對機構投資者。Hsu認為機構投資者特別容易出現這種不良行為。這部份是由於機構投資者以及參與挑選基金經理的顧問對風險——職業風險非常敏感。他們一般要經得起為期三年的業績考核週期,表現不濟的經理往往會在前景轉好前被解僱,而被近來業績出眾但下行在即的基金經理補上。Hsu認為個人投資者較大機會收窄差距,至少他們不會受到機構壓力。但當然,前題是他們能夠控制自己的行為。

我得到的信息:行為比甚麼都重要。適當地管理你的期望,專注長遠目標,你會更容易分享到你所投資的基金所產生的回報。

70是新的65
第二天午宴的主講嘉賓是Charles “Charley” Ellis——策略顧問公司Greenwich Associates的創辦人兼《Winning the Loser’s Game》(在失敗者的遊戲取勝)作者。Ellis的主講題目就是其新著作的書名———— 《Falling Short: The Coming Retirement Crisi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短缺:未來的退休危機及解決方法)。

經過多年單靠企業和政府資助的退休金,美國的在職人士終於負起自我建立和管理退休金的責任,而當中不少人是透過僱員供款的401(k)計劃進行。有初部證據顯示,許多美國人將無法支持自己的退休生活——雖然我們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以增加我們享有舒適退休生活的機會。不過,這些解決方案並不簡單,大家亦無謂幻想可以過那種經常在海邊喝雞尾酒的退休生活。事實上,Ellis從演講一開始就說:「我沒有意圖將這演講成為一個大家能取得共識的話題。」

Ellis指出現時美國401(k)計劃的中位數加上個人退休帳戶的金額約為11萬美元。將近退休的人士也許都會問自己:「這夠用嗎?」——尤其是考慮到預期壽命在近數十年持續上升。答案是:「大概不夠。」但現實中還是有希望的。

在我看來,Ellis就退休危機提出的解決方案非常具意義,而它們同時也是非常個人和具挑戰性的。首先,許多人都需要延長工作和儲蓄的年期。Ellis以一個每年收入6萬美元並儲蓄當中12%的工人為例,假設每年回報為6%,如果他多工作8年,其401(k)計劃的金額將會在早前提到的11萬中位數美元以外額外增加15萬美元。延長工作時間和增加儲蓄並不是愉快或容易的事,但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可能是唯一的選擇。

Ellis認為延遲領取社會保障福利是另一個重要的方法。我在2014年12月的ETFInvestor也曾詳盡提到此話題。Ellis示範了延遲領取社會保障可以增加福利的持續性。例如,如果將領取1,000美元的年初由62歲延至70歲,那1,000美元在8年後會變成1,760美元,增長為76%。當然,很多人並不能或不願等麼久。可幸的是,短暫的延遲也可以產生顯著的好處。如果將領取1,000美元的年初由62歲延至65歲,那1,000美元在3年後會變成1,245美元,增長為25%。由此可見,延遲領取社會保障顯然是有回報的。

我得到的信息:退休的面貌正在變化,但關於退休的基礎並沒有變。籃子內的雞蛋愈多,你的退休生活就會愈舒適。而建設籃子的責任在我們身上。面對較低的預期回報,市場在短期內大概難以有重大貢獻。增加儲蓄、延長工作年期、延遲領取社會保障福利,則肯定能夠提高你在退休後得到財務自由的機會。

 

1 Hsu, J., & Viswanathan, V. 2015. “Woe Betide the Value Investor.”
https://www.researchaffiliates.com/Production%20content%20library/Woe%20Betide%20the%20Value%20Investor.pdf

2 Kinnel, R. 2015. “Mind the Gap 2015.” https://news.morningstar.com/articlenet/article.aspx?id=710248

作者簡介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Morningstar環球被動型基金研究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