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了解指數編制的重要性(第二部分)

留意細節差別。

Ben Johnson, CFA 11/08/16

在本文的第一部份,我們解釋了指數編制的重要性,並指出類似基準之間存有細微差別。在第二部份,我們會實例探討這些差別。

小型股票的例子
在下圖中,我列出了4隻最普及的小型股票型ETF的3年年度化回報率和標準差,它們分別為:iShares Russell 2000(IWM,在美國上市)、iShares Core S&P Small-Cap(IJR,在美國上市)、Vanguard Small-Cap ETF(VB,在美國上市)和Schwab U.S. Small-Cap ETF(SCHA,在美國上市)。這4隻基金追蹤不同的小型基準,在這段期間都有顯著不同的風險與回報狀況,當中以IWM和IJR的差異最明顯。

IWM和IJR的特質差異說明編制指數時選擇哪個投資領域以及篩選標準的重要性。IWM追蹤廣受歡迎的羅素2000指數,指數為羅素3000E指數的子指數。將羅素3000E指數的4,000隻成份股按市值排名,當中排名第1,001至3,000的就是羅素2000指數的成份股。指數並沒有加入額外的篩選條件以確保指數的可投資性,並以自由流通調整市值為加權基礎,指數每年調整一次。

標普小型股600指數的母指數是投資領域相對狹窄的標普綜合1500指數,標普小型股600指數的成份股為母指數中的小型股票。其同類標普500指數和標普400指數則分別代表大型和小型股票。另外,標普小型股600指數會按市值(未經調整市值為4億至18億美元之間)和財務可行性(必須於最近一個季度錄得正面收益,以及錄得正面的連續四個季度總收益)篩選成份股。由於標普小型股600指數的投資領域較羅素2000指數狹窄,其市值中位數亦相對較高(截至5月底,兩者的市值中位數分別為9.86億及7.07億美元)。但兩隻基準之間最重要的差別,大概是標普小型股600指數的財務可行性篩選。指數篩走錄得虧損的公司,令指數的質量顯著增強。這令IJR出現顯著的表現優勢,因為有研究證明從小型投資組合篩走低質量的股票能促進規模溢價。[1] 在現實中,這亦導致IJR的風險及回報狀況較IWM佳。

不同程度的價值
價值型指數和顯著著重價值的指數(如基本面權重指數)尤其能示範篩選條件和權重方式對指數的風險及回報狀況的影響。在圖2,我列出了4隻最普及價值型ETF以及最大規模的基本面權重ETF的10年年度化回報率和標準差,它們分別為:iShares Russell 1000 Value(IWD,在美國上市)、Vanguard Value ETF(VTV,在美國上市)、iShares S&P 500 Value (IVE,在美國上市)、Guggenheim S&P 500 Pure Value ETF (RPV,在美國上市)以及PowerShares FTSE RAFI US 1000 (PRF,在美國上市)。

VTV、IWD和IVE的同多於異。3隻基金的基準將投資領域基於價值因子和增長因子分為各一半,再以市值為成份股加權。一如它們的廣泛基礎總市場母指數,這些指數往往具有高成本效益。但以市值為加權基礎可能會淡化價值因子的重要性。 

將加權脫離價格(也就是不以市值為加權基礎)可以令指數較著重價值因子。PRF和RPV追蹤的基準均不是市值加權指數,每年調整一次,下調估值上升的股票的權重,並上調估值下跌的股票的權重。富時RAFI美國1000指數以目前的賬面價值和5年平均銷售、現金流和股息為權重基礎。RPV追蹤的標普500純價值指數則以股票的價值特性作為篩選和權重基礎,其成份股約四份之一為標普500指數的價值型股票(先前提及IVE的價值型成份股佔一半)。兩個例子均顯示,不以市值為權重基礎的指數會比市值加權指數有較好的長期表現,但風險亦更高——在RPV的例子尤甚。

故事的寓意
了解指數編制的程序非常重要。指數的細節會決定追蹤該指數基金的表現。拆解建構指數的細節對於理解指數基金和ETF非常重要,亦有助我們全面評估這些基金的投資價值。

 

[1] Asness, C., Frazzini, A., Israel, R., Moskowitz, T., & Pedersen, L. 2015. "Size Matters, If You Control Your Junk." Fama-Miller Working Paper.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2553889

作者簡介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Ben Johnson, CFA Morningstar環球被動型基金研究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