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投資者未能以對沖貨幣風險的ETF掌握匯率變化的時機

企圖捕捉匯率變化的時間,反而令投資者獲得的長遠表現受損

Daniel Sotiroff 20/06/19

從互惠基金及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資金流向可見,投資者仍然熱衷於一些不利於財富累積的行徑──錯判買入或賣出基金的時間。 雖然可供研究的投資策略並不少,但論因為評估某隻基金的買賣時間而產生負面影響,則以對沖貨幣風險的基金尤為明顯。

對沖貨幣風險策略的主要目標是要消除因為持有外國股票或債券所產生的貨幣風險──即匯率變動帶來的額外波動性。 對長線投資者來說,這策略無可厚非,因為貨幣風險通常不會得到補償。 然而,假如仔細觀察這些對沖貨幣風險的基金,可見此等策略對於願意投機的人是多麼的誘人; 但整體來說,投資者未能通過該等基金掌握匯率波動的時機。

匯率風險的性質
外國股票的波動性(按標準差計算)源於兩方面: 第一是以當地貨幣為單位的股票波動性,其次是股票當地貨幣與投資者屬地貨幣之間的匯率變動。 對沖貨幣風險的策略旨在消除後者波動性的來源。 理論上來說,貨幣的變動大多屬周期性。 因此,貨幣的變動可能增加外國投資的長線波動性,但不會對承擔這些風險的投資者提供任何補償。 對沖策略幾乎可完全抵銷此等額外風險而不影響長遠回報。

對沖匯率可以很奏效,但投資者須長期堅持才可取得成果。 短線交易不免會有隱憂,因為刻意消除匯率風險,可能導致對沖與非對沖策略之間的表現出現差距。

對沖是要透過訂立遠期合約鎖定預設匯率,倘若美元相對外幣升值,對沖策略就可從中獲利。 舉例,2016年美元兌歐元升值,令當年對沖美元指數的MSCI EMU回報較非對沖指數的基金高4.7%。 然而,假使匯率走勢相反,對沖策略的表現就會落後於非對沖組合。 2017年,美元兌歐元貶值。 結果,在當年12個月內,MSCI EMU 100% Hedged to USD Index (MSCI 歐盟100%對沖美元指數)的表現,較其非對沖的指數低13.4%。簡而言之:短期而言,對沖貨幣風險可導致回報與同類的非對沖組合有所不同;不過,其長遠影響會逐漸消失。

誤判時機招致低回報

因此,若能判斷買入對沖風險指數的時間(如美元升值時)並在匯率走勢轉向時不作對沖,聽起來的確很吸引。 若準確判斷對沖時機,投機者或可賺取多幾個百分點的回報。

有跡象顯示,投資者嘗試採取這些行動,但很少見到他們成功。 圖1顯示了WisdomTree Europe Hedged Equity ETF(HEDJ;在美國上市)每月資金淨流向數據及美元兌歐元匯率變化的比較。由2014年初至2015年初,美元兌歐元升值,HEDJ持續有資金淨流入,並接近該貨幣升值周期結束前時資金淨流亦見頂; 但當匯價喘定及轉向,資金流向開始逆轉。 由2010年1月至2019年4月,基金每年錄得7.8%回報。 然而,在計及每月資金流後,基金的年率化內部回報率為負2.9%。 整體來說,誤判時機令投資者每年損失超過10%回報。

另一對沖貨幣基金WisdomTree Japan Hedged Equity ETF(DXJ;在美國上市)的資金流向變化亦似乎來自投資者嘗試估計匯率變動時間。 圖2顯示,當美元兌日圓升值,該基金出現資金淨流入;相反,當美元下跌,就有資金流出。

結果,DXJ的回報亦反映了行為差距的存在,但未及HEDJ的差異般大。 如圖3所示,由2006年7月至2019年4月,DXJ的內部回報率較其總回報率低2.2%。 其他對沖貨幣風險的基金仍然存在,例如iShares的對沖貨幣ETF系列。 然而,該等基金屬較新的基金,而HEDJ及DXJ的往績則遠較悠久。 因此,這兩隻基金可用以評估投資者在此類基金的表現。

必須強調的是,對沖貨幣風險基金可以是減少無補償波動性的有效手段,本身並非不可取。但相關證據顯示,投資者未能適當運作該等基金。

作者簡介 Daniel Sotiroff

Daniel Sotiroff  

Daniel Sotiroff為Morningstar的被動式策略分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