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投資組合
 基金/市場動向
 ETF
 強積金/生活理財
 基金工具
 基金篩選器
 基金檢閱
 組別排行榜
 保證基金
 

ESG投資的關鍵在於長期風險管理(第一部分)

可持續投資不僅關乎價值觀,亦是關於管理可影響所有投資者的風險。

Alex Bryan, CFA 20/08/20

市場擅長評估並在價格上反映有規律並易於量化的系統性風險——「已知的未知(known unknown)」,包括商業週期或利率的轉變。然而,新冠肺炎疫情說明了當出現難以預測或量化的風險時——「未知的未知(unknown unknowns)」,市場並不擅於應對。大部分企業面對的環境、社會和管治(ESG)風險介乎「已知的未知」與「未知的未知」之間。

有清晰例子顯示,企業未能管理ESG風險,會導致股票價值受壓。當中涉及的大多屬個別企業自身問題,因此對於充分多元化的投資組合而言,通常影響不大。隨著消費者、投資者和政府等各方漸趨嚴謹審視企業的ESG實務措施,情況長遠有望出現轉變。

氣候變化和不斷演變的社會期望難以邁向全面多元化,而且它們的影響很可能會與日俱增。這些變化可能直接增加經營成本,同時隨著監管條例收緊和消費者偏好轉變,企業亦可能間接受到這些變化衍生的影響。

從過往經驗來看,企業的ESG特性與股價表現並無明顯關連,因此,提高回報不應視為ESG投資的主要動機。同時,這亦意味著ESG要求不一定會削弱企業回報。對投資者來說,實踐ESG投資是令投資組合符合其價值觀的有效方式,但是,ESG不僅關乎價值觀,亦是關於管理長遠能對所有投資者構成影響的風險。

ESG風險

把環境、社會及管治的風險綜合起來,可能有點突兀,雖然這三個範疇的共通點不多,但均屬於影響企業長遠價值的議題,而且難以量化。

健全的企業管治符合股東長遠的最佳利益,相信無甚爭議,而且它可提供透明度,突顯長期價值創造與補償之間的聯繫,從而提高問責性,促進企業對長遠發展的重視。

如企業將季度業績表現放於首位,而非以滿足長期投資者的利益為優先目標,並且欠缺適當的風險監察,往往會造成企業管治不善的後果。舉例來說,富國銀行集團(WFC)曾迫使銀行員工達到與薪酬掛鈎的進取銷售目標,導致有員工為求達標而開設數百萬個虛假帳戶。醜聞曝光後,集團須付出逾20億美元的和解金和罰款,更損失眾多客戶的信任。

對比管治風險,環境和社會風險看似鮮有聽聞,但這兩類風險正為不少企業帶來威脅。例如,氣候變化可能直接增加保險公司的成本,海水升溫會提高颶風頻繁出現的風險,而其破壞力亦可能更強,繼而令財物損失的可能性上升。此外,破壞環境而招致的訴訟(例如英國石油(BP)洩漏石油事故)及對品牌的損害,均屬於環境問題可產生的直接成本。

然而,隨著消費者愈趨偏好對環境友善的產品(例如電動車)和企業,環境問題對業務的間接影響可能更深遠。環保程度較低的公司亦可能須承受更高的監管風險,包括需要就污染物排放繳交更高的稅款和徵費。

社會風險牽涉較廣泛的議題,例如數據安全、產品安全、職場安全、多元性、薪酬和福利等。如同環境風險一樣,品牌實力受損、訴訟及監管法規轉變的威脅可能令未能妥善控制相關風險的企業成本增加。

最重大的風險之一,來自未有善待員工而衍生的機會成本。隨著知識產權和服務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人力資本亦日漸成為眾多企業最有價值的資產。提供較安全職場和較佳薪酬待遇的公司更能吸引和留住人才,旗下員工通常亦會表現出更高的生產力。

上述事例闡明,ESG風險管理普遍符合股東長遠利益。然而,並非所有企業都對這些議題給予應有的重視,理由可能是此舉或會與短期利潤最大化的原則相矛盾,而且長遠裨益亦難以
量化。

在本文的第二部分,我們將繼續探討ESG風險是否與股價表現掛鈎。

作者簡介 Alex Bryan, CFA

Alex Bryan, CFA  

Alex Bryan, CFA Morningstar的被動策略研究總監。